1. <acronym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acronym>

    <p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p>
  2. <p id="jfz1g"><del id="jfz1g"></del></p>

    <table id="jfz1g"><strike id="jfz1g"></strike></table>
    <table id="jfz1g"><noscript id="jfz1g"></noscript></table>

  3. 首頁>教科衛體委員會

    加強原始創新還需對癥下藥
    ——全國政協“基礎研究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界別協商座談會小記

    2021-10-25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近年來,我國科技實力正在從量的積累邁向質的飛躍、從點的突破邁向系統能力提升,科技創新取得新的歷史性成就,這個成就甚至超過了大多數人的預期。數據表明,2016到2017年間,我國科學論文、發明專利、研發經費的增量分別占世界總增量的61.0%、89.1%和20.7%,但我國信息技術、生物技術90%的根技術來自于西方,也暴露出我國基礎研究薄弱、原始創新少的短板。”10月20日,在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組織召開的“基礎研究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界別協商座談會上,全國政協參政議政人才庫特聘專家、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國際生物經濟中心主任王宏廣如是說。

    基礎研究是整個創新體系的源頭,決定了一個國家創新體系的深度和廣度。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實現依靠創新驅動的內涵型增長,持之以恒加強基礎研究,大力提升自主創新能力,盡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

    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非常重視推動基礎研究的發展,自十二屆全國政協開始,積極發揮聯系科協界、科技界委員的優勢,連續9年組織召開“基礎研究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界別協商座談會。今年,委員和專家們圍繞“著力加強基礎研究 激發科研人員創造活力”議題與相關部委負責人協商討論、深入交流,共同推動基礎研究繁榮發展。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所長、中國科學院院士蔡榮根首先提出了基礎研究的經費投入問題。“近年來我國持續增加基礎研究的經費投入,2021年已經達到總研發經費的6%,但是相比世界科技強國15%左右的基礎研究經費占比,我們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他還提到了經費的分配問題,認為在項目、人才、科研機構三者之間應有一個合適的比例。“對于基礎理論研究如基礎數學,理論物理等,要以對科研機構的資助為主,項目資助為輔,使得他們有一個穩定的科研環境。目前的資助體系對于從事基礎理論研究的科研人員是不太友好的。”蔡榮根直言。

    “在經費支持方面,也要增加自由探索性申請項目占比,減少定向和計劃性項目的比例。”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古脊椎與古人類研究所學術委員會主任徐星表示。

    在他看來,無論是科學的巨大進步,還是技術的突破性發展,大多始于科技人員的自由探索性研究。就我國目前科研狀況來看,增加自由探索性研究在整個科研領域的占比,從經費支持、人力資源配置和平臺設備建設等諸多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建立一個自由探索性科研為主、定向計劃性科研為輔的科研體系,既有助于我們發揮攻堅克難的制度優勢,也能幫助我們充分激發科研人員的創造活力,提高科研效率,推動科研有效產出。”徐星說。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周向宇認為,基礎研究的出發點之一是對奧秘的好奇與探索、對新知識的渴望與追求,不一定是為了實用目的,甚至并無實用背景,但恰恰是表面上看似“無用”的東西,日后往往有著神奇的功用。“科學研究不僅要做‘有用之用’的‘顯功’,也要做‘無用之用’的‘潛功’,相輔相成,交相輝映,共同推進我國科學高質量發展。”他建議高度重視“做潛功”的基礎研究,明確將“構建科學知識體系的強國”作為“加強基礎研究”的一個戰略目標與戰略需求。

    科學知識體系的構建離不開高水平的創新人才。

    “當前,我國基礎研究薄弱的主要原因已不再是缺錢,而是缺高端儀器、缺獨創方法、缺頂尖人才。沒有頂尖人才就沒有方法的創新,沒有新方法就沒有先進儀器,沒有世界獨創的方法與儀器,就很難做出世界獨創的原始創新。因此,原始創新能力不高的最大瓶頸是缺乏頂尖人才,缺乏敢于想象、敢于獨創的頂尖專家。”王宏廣建議把造就頂尖人才隊伍作為加強基礎研究的突破口,切實解決好頂尖人才“育不出、引不來、留不住、用不好”等四大難題。“應盡快制定《諾貝爾獎培養計劃》,在香港、澳門建立引進人才的基地,同時支持私人企業參與人才引進,盡快搶回一批頂尖人才。”

    說到人才引進,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科協副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袁亞湘直言:“基礎研究的一個重要特征是重學術交流,通過學術交流合作,激發思想碰撞的火花,產出重要的原創性成果是非常重要的。應加強國際交流,建立高水平的學術交流平臺,完善有利于外國科學家來華交流、生活的政策環境,更加積極主動地開展國際科技交流與合作,吸引急需的尖端人才、創新型人才,培養造就世界一流的科學家和領軍人才,推動我國科技事業發展。”

    委員和專家們在談到基礎研究的評價導向問題時,建議突出新思想、新理論、新方法、新模型和新發現;重原創,重創新,重解決國家需求中的重大基礎問題,以產出重要成果為導向,允許失敗,不允許重復,大力減少跟風式的研究。

    (記者 呂?。?/p>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婷婷开心色四房播播
    1. <acronym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acronym>

      <p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p>
    2. <p id="jfz1g"><del id="jfz1g"></del></p>

      <table id="jfz1g"><strike id="jfz1g"></strike></table>
      <table id="jfz1g"><noscript id="jfz1g"></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