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acronym>

    <p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p>
  2. <p id="jfz1g"><del id="jfz1g"></del></p>

    <table id="jfz1g"><strike id="jfz1g"></strike></table>
    <table id="jfz1g"><noscript id="jfz1g"></noscript></table>

  3. 首頁>委員風采

    花亞偉:“生命”的回報

    2021-09-28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花亞偉: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河南省委會副主委,河南省腫瘤醫院副院長,中華醫學會腫瘤學會委員,中國醫師協會腫瘤外科分會常委,河南省抗癌協會副理事長,河南省腫瘤學會副主任委員。

    “手術中”三個紅字驀然亮起,醒目刺眼。紅外線感應門緩緩關閉,白色長廊寂然無聲。這里是河南省腫瘤醫院手術區。

    恒溫、恒濕,無菌、無塵。手術臺上,花亞偉的雙手精準游走,每一個動作屏氣凝神,2個多小時的手術,柳葉刀下,物我兩忘;無影燈下,游刃毫厘。

    “醫生和病人像戰友一樣,攜手在腫瘤迷霧中尋找求生之路。”手術臺下,一臉溫煦平和的花亞偉陷在對面的椅子里,回憶起從醫近40年來接診的患者,不知不覺扎進了共鳴共情中。

    在這段悠長的回憶里,有早期腫瘤患者手術后,健康生活至今的欣慰,也有面對晚期腫瘤患者的無力與遺憾。這其中,不乏自己的親朋好友。嘗試著面對“死”,更好地思考“生”,花亞偉學會了在同理心中自我保護,也學會了用更扎實的醫療技能,盡全力地去為患者創造生的希望——這種在絕望中看到希望的幸福感,無論對患者還是醫生,都彌足珍貴。

    “土生土長”

    “這是腹腔鏡手術模擬器。”

    見記者盯著辦公桌上的白色器械,花亞偉向前傾了傾身子,游離的目光定了下來,“在這上面可以模擬腹腔鏡手術,有空閑就要練練,不能手生。”剪切、縫合、打結、夾鉗……久而久之,外科醫生的右手滿是被器械磨出的繭子。

    “醫學是一門實踐學科,外科更是一門‘動手’的科學,需要在實踐中訓練手、眼、腦的配合能力,不能紙上談兵。”花亞偉一改嚴肅語氣,“隨著外科微創技術的發展和進步,傳統的開放手術逐步會被微創手術所替代,要活到老學到老,不然就out了!”

    幽默、健談,更多時候都是樂呵呵的,這位戴眼鏡的腫瘤專家不愿把沉重的感覺帶給患者。

    和綜合類醫院的醫生不同,花亞偉接診的病人大都是已在別處就診但尚待確診的腫瘤患者。“確診是一道殘忍的判令。雖然我們每天都在面對各種類型的腫瘤病人,但每次面對新確診的病人,心里都難免咯噔一下。”面對家屬滿含期待又焦灼無助的眼神,花亞偉總會想方設法搜索自己的語言詞庫,希望能找出最合理的告知方式。

    時常兩難的境地,這是年少時期的他不曾想到的。“我是從山溝溝里走出來的,也是我們村第一個全日制本科大學生。”1985年,花亞偉的腳步從中國醫科大學邁入河南省腫瘤醫院,立志要潛心鉆研,努力用外科手段幫助更多腫瘤病人獲得新生。

    剛步入臨床一線時,花亞偉不免沮喪,“接診的病人中,中晚期癌癥患者占大多數,即使外科醫生使出渾身解數采取相應的外科治療,但5年生存率仍然低下,只剩下深深的失落感與挫敗感。”在多次前往廣州、上海、沈陽等地學習過程中,花亞偉意識到,要提高癌癥的治療效果,單靠外科手段是不夠的,必須采取協同作戰方式,實施多學科綜合診療,“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我希望能讓團隊的能量最大化發揮,為更多的患者服務。”

    一路摸索著前進,花亞偉從單一外科醫生走到了業務副院長的職位。“土生土長”——花亞偉常用這四個字來調侃自己的職業生涯。

    當前,癌癥發病率仍然居高不下,這幾乎是所有腫瘤科醫生的切實感受,身在臨床一線的花亞偉也是痛心疾首,“病床雖不斷增加,還是難以滿足需求,大氣、水、土壤的污染,人類食物鏈的污染,家庭裝修污染和不良生活習慣等,都導致癌癥病人增加。當然,這也與我們人口壽命快速提高有關。”花亞偉說,從統計數據看,癌癥早已成為中國人死亡的第一大病因。

    生活不是上帝的詩篇,而是凡人的歡笑和眼淚。與腫瘤打交道的歲月,無數的生命和故事讓花亞偉流淚,更讓他思考生死,思考醫患關系,思考我國的醫療體系……

    思考,就會有行動,行動會讓一些事情慢慢變好。

    2019年,字斟句酌、幾易其稿,凝結著多年從業思考的提案《關于進一步加強完善癌癥綜合防治體系的建議》形成。在這件提案中,花亞偉從將健全癌癥綜合防治體系作為健康中國的重點內容、在高危人群中開展早防早治工作、完善癌癥診療體系等7個方面提出意見建議。

    “您的建議我們全部采納!”國務院有關部門同志致電花亞偉,表示要將其意見建議全部吸納到健康中國行動15個專項行動之一——癌癥防治實施方案之中。

    “其實,我們能做的還有很多。”花亞偉說。

    “我為抗癌代言!”

    對于每一個剛剛被確診為癌癥的患者,患者和家屬都要經歷一個疑問期:為什么是我(或者我家人)得癌癥?

    花亞偉曾被無數次問過這個問題。“其實,這是一個很大的認識誤區。”花亞偉說,腫瘤的發生機理極其復雜,是很多種因素長期共同作用的結果,絕不是“有因就有果”的簡單關系,癌癥的復雜發生機理,以目前人類的技術水平還沒有完全研究透徹,這也使得其防治困難程度大為增加。

    “如果腫瘤在早期被發現,沒有病變時就干預治療,相當于外科性疾病,可以通過手術解決,提升治愈率。”花亞偉感慨道,“如果腫瘤防治的宣傳如飯前洗手一樣深入人心,現在中晚期的腫瘤患者應該可以減少一半。”

    電影《非誠勿擾2》中,孫紅雷飾演的李香山因腳背上的一顆黑痣,演變成黑色素瘤而絕望自殺,許多觀眾從中頭一次認識到皮膚病中還有黑色素瘤。“電影熱播后,門診上來看黑痣是不是腫瘤的患者暴增。”花亞偉哭笑不得,但又為大家的防患意識稱贊,“足見科普工作多么重要!”

    熱度是一時的,而讓花亞偉揪心的嚴峻現實卻每天都在上演:目前轉診到省級醫院就診的患者中,約90%以上是癌癥中晚期,而這一階段的癌癥,即使經過治療,長期生存率也很低,所以擺在醫生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就是——如何提高腫瘤的“三早”率,即腫瘤的早期發現、早期診斷、早期治療。

    早在1986年,河南省腫瘤醫院與日本一家醫院開展國際合作,實施胃癌的早期篩查工作,花亞偉也參加了此項工作,可謂是記憶猶新。后來,對河南省“三早”工作雖有所推動,但沒有廣泛普及開展,很遺憾的是到合作項目結束后這項工作也就終止了。

    “只治不防,越治越忙。”連續多年,花亞偉都在全國兩會期間提交相關提案,建議對發病率高、篩查手段成熟的胃癌、食管癌、肺癌等癌癥,制定篩查與早診早治指南,并將腫瘤早期篩查納入醫保報銷范圍。

    其實,目前針對癌癥篩查,已經產生一系列的科技成果。例如,利用低劑量CT進行肺部掃描,篩查肺癌;利用膠囊胃鏡機器人,進行胃部腫瘤篩查等等。“技術的發展提供了更加便捷、低成本的癌癥篩查手段,目前的問題是如何提高公眾意識,讓技術普及開來。”

    “醫生不僅要治病,還要做健康科普知識、健康生活方式的踐行者、推動者、普及者。”全國兩會期間,面對記者的“長槍短炮”,花亞偉善于抓住一切機會做科普——

    “我為抗癌代言!”

    “腫瘤防治的宣傳并不復雜,在倡導健康科學的生活方式上用簡單的20字就可以概括,即:少鹽多醋、戒煙限酒、均衡膳食、充足睡眠、適量運動。”

    “遠離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癌’,有六成左右的患癌概率將和我們擦肩而過”……

    見慣了太多的生生死死,花亞偉希望能將更多的健康知識傳遞給身邊人,“全民健康不僅是醫護人員的事,最好的醫生是自己。”花亞偉有些許無奈,“很多人不愛惜身體,總想著生病了還有醫生,而醫學是有邊界的,醫生只能在邊界許可范圍內做一些力所能及的,醫生并不是萬能的。”

    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期間,花亞偉提交了《關于加強全民健身工作的提案》,呼吁要加強全民健身事業發展頂層設計、建立多元投入機制、加快推進全民健身場所及設施建設、提升健身服務水平和科學化水平等。

    這件站在全民立場和專業視角上的提案,反響強烈,入選全國政協2019年度好提案。

    “拾遺補闕”

    天色微微向晚,天上飄著懶洋洋的云彩。一如往常,花亞偉又在離家3公里的地方下了車,戴上耳機,舒緩的音樂淌進耳朵,享受著一天中最為放松的時刻。

    “每天都要走走路,鍛煉身體”,工作雖忙,花亞偉仍保持自律的生活方式,早睡早起、粗茶淡飯,經常去早市買帶泥的蘿卜,洗洗燉著吃。

    “但是干工作不能像洗蘿卜一樣,把泥沖沖就好了。”花亞偉話鋒一轉,將自己從生活場景拉回工作狀態。

    冷峻、理性、真實,多年從醫烙印的職業特質在他身上鮮明呈現。“醫生需要快速作出判斷,理性推著我們往下走。”專業所帶來的克制,在患者對生的渴求面前,也會化作寸寸柔腸——“就像紅軍長征一樣,爬雪山、過草地,已經到了臘子口,翻過去就是勝利”“別人跟你的情況類似,現在都好好的”……

    每一個讓醫生無能為力的病人,都是給醫生們留下的功課?;▉唫デ宄浀米约憾嗄昵敖釉\過的9歲小女孩和5歲小男孩,“長不大的生命,很遺憾。”低沉的聲音里浸滿了不愿訴說的傷痛,“醫生不能掉太多眼淚,而是要想辦法,以后再遇到這樣的病人,能把他們治好。”

    夜深人靜時,花亞偉打開電腦,在屏幕上敲出一行字——《關于加強兒童惡性實體腫瘤診治工作的建議》。“由于發病率相比成人較低,兒童惡性實體腫瘤防治和醫療保障長期被忽視。”結合臨床經驗和相關資料,花亞偉希望能加強兒童惡性實體腫瘤臨床、基礎研究和藥物研發,給稚嫩的小生命以護佑。

    在花亞偉看來,政協委員做的是“拾遺補闕”的事兒,要善于從小切口入手,從某個點上去深挖形成提案。對于有些部門文字對文字式的提案答復,花亞偉態度鮮明——“極不滿意!”而對于推進中的提案,“需要時不時看看,追蹤跟進一下。”

    十多年前,日益增多的甲狀腺疾病患者引起了花亞偉的注意。此后,花亞偉聯合浙江省腫瘤醫院開始了小樣本量的跟蹤對比研究,他想弄明白,長期補碘對甲狀腺功能的影響到底有多大。2017年,花亞偉提交了《關于調整碘鹽政策的建議》提案。他指出,長期補碘會出現一些人群碘過量的現象,人體攝入過量碘會引起甲狀腺結節、甲狀腺功能亢進、甲狀腺功能減退等疾病。

    2018年,國家衛健委公布了《食鹽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仔細研究后,花亞偉又提交了意見建議。他希望今后醫療機構可以為有需求者提供尿碘檢測服務,從而使公眾清楚了解自身需求,實現精準用鹽。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如同追蹤定位癌細胞一樣,花亞偉將嚴謹治學精神融入自身履職,從細微處發端,把建議落在實處。

    優質教學資源網上共享、加強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監管、防控青少年近視、偷拍入刑……在花亞偉的電腦里,有一個專屬文件夾,按照時間順序羅列著自己從2013年至今的提案。在重點關注醫療話題的同時,花亞偉還保持敏銳的社會嗅覺,為民生、話心聲、傳民意,以解民憂。

    “醫學發展到今天,腫瘤成了一種慢性病,我們會和患者并肩戰斗不短的時間,也有越來越多的腫瘤患者可以被治愈。”花亞偉眼里有光,“本來可能因為疾病而大大縮短的生命,因為我們的努力得以延長,患者甚至能夠回歸家庭、回歸社會,這種‘生命’的回報,正是支撐我和同行全力以赴的動力。”

    生有熱烈,藏與俗常。9月27日,周一,身著白大褂的花亞偉又出現在他熟悉的診室里……

    (記者 王有強 靳燕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婷婷开心色四房播播
    1. <acronym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acronym>

      <p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p>
    2. <p id="jfz1g"><del id="jfz1g"></del></p>

      <table id="jfz1g"><strike id="jfz1g"></strike></table>
      <table id="jfz1g"><noscript id="jfz1g"></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