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acronym>

    <p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p>
  2. <p id="jfz1g"><del id="jfz1g"></del></p>

    <table id="jfz1g"><strike id="jfz1g"></strike></table>
    <table id="jfz1g"><noscript id="jfz1g"></noscript></table>

  3. 首頁>委員風采

    圖登克珠:我是西藏的孩子

    2021-08-17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者按:

    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日益發展成為一塊蓬勃發展進步、不懈追求文明的熱土?;钴S在這片熱土上的,是包括圖登克珠在內的西藏70年巨變的建設者和受益者,他們自由地生活,勤奮地工作,將個人理想融入國家發展的洪流,他們是成長在新西藏的幸福一代,他們是有影響力的新西藏人。

    圖登克珠:第十、十一、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西藏大學中國少數民族經濟專業博導、教授。全國政協理論研究會理事,西藏自治區政府參事。第七、八、十屆西藏自治區政協委員,第十一屆西藏自治區政協常委。

    黝黑的皮膚,是常年生活在高原的一種見證。

    瘦削的身材,同樣瘦削的臉龐,經常穿著深色外套,更襯托出了膚色的黑和軀體的瘦。微瞇的眼睛時常透過鏡片向外投射出探詢的好奇目光。一開口講話,急切、熱烈的氣息撲面而來,瞬間打破了對高原人說話做事慢的刻板印象。他的思辨之敏捷,并不亞于內地的學者。

    這是來自西藏大學的全國政協委員圖登克珠,給人的第一印象。

    人權——

    “你說,是我父母的人權多還是我的人權多?”

    “我父親是西藏昌都江達縣崗托鎮人,我母親是四川甘孜德格人……”坐在西藏大學寬敞明亮的辦公室里,圖登克珠開始了對自己父輩人生經歷的講述。

    昌都,素有西藏門戶之稱。打開了昌都,就等于打開了西藏的大門。

    1950年10月6日,昌都戰役打響。6月19日,西藏第一面五星紅旗在昌都江達縣升起。

    解放軍進藏的時候,很多西藏人沒見過解放軍,甚至連漢族人都沒有見過。一時間謠言四起,甚至有的說解放軍會吃人。

    “當時,大家根本搞不清楚真實狀況,我父母就一路趕著牦牛從昌都到了拉薩。”昌都距離拉薩有1000多公里,一家人一路逃到拉薩。

    進了城,卻發現解放軍已經在拉薩了,而且跟謠言說的完全不一樣。

    后來,父母跟圖登克珠說起這段經歷,他們說了一句:“解放軍也是人啊。”這讓圖登克珠記憶至今。

    在拉薩,圖登克珠的父母隨部隊參加了工作。“當時西藏邊境地區所有營房建設和后期服務,我父母都參與了。”

    在部隊里,他的父親開始自學漢語。“我老爸沒什么文化,那時候他只會藏文。”

    這個今天看來沒有什么文化的父親,多次在部隊榮獲嘉獎和三等功,不僅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還曾任西藏軍區黨代會的代表。

    在圖登克珠的眼里,父母那一代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感情深刻影響著整個家庭。“70年前,多虧了中國共產黨,西藏的百萬農奴才能獲得解放,作為康區牧民的后代,我非常感激中國共產黨的恩情。”

    擺脫了祖祖輩輩放牧的命運,走進大學接受教育,成長為新一代西藏知識分子,這是發生在圖登克珠身上、發生在無數個新西藏人身上的真實變遷。

    今天,作為研究區域經濟和旅游文化的專家學者,圖登克珠常常需要到國內外各地訪問交流和調研學習。

    2010年在關于中國西藏文化對外交流的一次會議上,法國人權組織的一位官員對西藏的人權大加斥責。面對質疑,當時也在場的圖登克珠,一直沉住氣等對方說完:“我也來說兩句。我是一名老師,老師一般都要聽學生說完,再來解釋。”他頓了頓——

    “人權包括生存權和發展權。以我自己的經歷舉個例子吧:我的父母是經歷過舊西藏的人,在舊社會他們沒有上過學,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怎么寫,參加工作后,他們領工資全憑按手印,給多少就拿多少工資。我是新社會培養出來的,今天我作為大學教授能夠到這兒來,你說,是我父母的人權多還是我的人權多?”對方啞口無言。

    圖登克珠看到,70年來發生在西藏的歷史巨變,帶來的不僅是人的解放,更是整個社會的進步。他尤為珍視這一局面。

    人才——

    “一定要超越我,一定要為國家多做事!”

    親身經歷過舊西藏、新西藏冰火兩重天的父輩,對中國共產黨的感情特別地濃。

    圖登克珠永遠忘不了躺在病榻上的父親,臨終前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包,交給他:“我什么都不給你留了,這是我的黨費,我走以后,你不要忘了給我交啊。”

    這個仿佛電影鏡頭一樣的畫面,一直深深地印刻在圖登克珠的心中,銘記心底的還有父親的叮囑:“一定要超越我,一定要為國家多做事!”

    其實在西藏,像圖登克珠這樣的家庭還有很多。他的岳父就曾參加過“兩次戰役”(1959年西藏平叛和1962年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在今年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前夕,老人家還獲得了“光榮在黨50年”的紀念章。

    受家庭環境的熏陶,圖登克珠盡管沒有加入中國共產黨,一直在盡心盡力地為黨和國家的事業做事。

    1988年從西南師范大學畢業后,圖登克珠原本被分配到內地高校工作,但他主動申請回西藏,進入西藏大學任教。他說:“西藏的傳統文化非常注重教育、尊重老師,老師是智慧的象征。”

    圖登克珠的妻子央金卓嘎,也是一名教師,她在部隊中學里從事物理教學。兩人育有一女。

    在舊西藏,絕大多數的孩子剛出生時都會被抱到寺里,請活佛喇嘛取名。女兒剛出生,就有人建議圖登克珠請一位高僧大德為孩子起名,但他始終不同意:“過去的父母是因為沒有文化,只能請活佛喇嘛取名。今天,我們這一代人都接受過高等教育,都有能力給自己的孩子取名。”

    “我女兒叫康珠維丹,這名字是我為她起的。”在圖登克珠眼里,康珠維丹不僅是個名字,更是西藏人從蒙昧無知到有知識有思想的見證。

    上世紀90年代初,我國致力于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圖登克珠主動自學市場經濟理論,并把這一學科帶進了課堂。

    在西藏經濟社會發展中,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各種現實問題,圖登克珠帶領學生和研究團隊對此進行研究,并將成果編寫成書,供各級政府部門參考。

    這一干,就是30多年。

    直至今天,圖登克珠走過了西藏所有的地方。這期間他也發現了教育領域需要補齊短板的任務還很多。為此,他跬步不休地提交著一件件政協提案:從怎么吸引和留住人才,到推動西藏高校設立博士點;從農牧區基礎教育水平提高,到爭取一個西藏高校自然科學學術期刊刊號……一個個問題最終得到了解決。

    “怪得很,我在任何一個地方學習,總是要回家的。”難離故土的圖登克珠,卻從不強求別人也在西藏待一輩子。

    “我希望我的學生畢了業,無論走到哪兒,都能講好西藏的故事,讓更多的人了解今天西藏的發展與進步。”

    這是因為,近年來圖登克珠在對外交流中發現,“外面的人對西藏還是存在偏見,他們總覺得,西藏人就是穿個藏袍,放著牦牛,沒啥知識,只知道信仰宗教。”

    就算西藏當地科學家中有研究現代科學的學者,也總被認為是引進的而非本地培養的。其實,藏族科學家這些年越來越多。跟圖登克珠交集較多的西藏農牧專家、全國政協委員尼瑪扎西,在2020年9月不幸因車禍辭世,這讓圖登克珠痛惜自己失去了一個“好哥們”。

    30多年的交集中,他們這些好哥們沒有在一起吃喝玩過,“除了日常學術觀點的碰撞、成果的交流,我這里每完成一部專著都會送給他,他那邊參加國際會議獲得了什么新理念,也會分享給我。”

    但如今,能這樣分享理念、交流思想的學者,卻少了一個。

    團結——

    “不會想到區分誰是漢族、誰是藏族時,最親密無間”

    1998年圖登克珠成為西藏自治區政協委員,隨后他連續作為第十、十一、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進行履職。有媒體給圖登克珠統計過:從地方政協到全國政協,政協履職20余年間,他提交了200多件提案。

    我國邊疆地區擁有豐富的自然旅游資源,同時也擁有大量獨具地域特色和豐富歷史內涵的紅色旅游資源。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邊疆民族地區紅色旅游景點中,內蒙古206個、新疆91個、西藏202個、廣西300個。

    “《關于進一步挖掘和整理我國邊疆民族地區紅色旅游資源提升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旅游業發展提案》是我今年重點撰寫的提案,也是我持續關注和準備了將近兩年的提案……”最近兩年,圖登克珠尤其關注西藏的紅色旅游資源挖掘和西藏大學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研究平臺建設。

    在位于拉薩市南的拉薩河畔,矗立著一座青藏川藏公路紀念碑。碑文內容,讓人心懷感動回到了76年前:

    “世界屋脊,地域遼闊,高寒缺氧,雪山阻隔。川藏、青藏兩路,跨怒江攀橫斷,渡通天越昆侖,江河湍急,峰岳險峻。十一萬藏漢軍民筑路員工,含辛茹苦,餐風臥雪,齊心協力征服重重天險,挖填土石三千多萬立方,造橋四百余座。五易寒暑,堅苦卓絕,三千志士英勇捐軀,一代業績永垂青史……”

    史料中有這樣一段記載:在修筑青藏公路時,被譽為“青藏公路之父”的慕生忠將軍,曾在鐵鍬把上刻下了“慕生忠之墓”。他說,如果我死在這條路上,這就是我的墓碑。路修到哪里,就把我埋在哪里,頭沖著拉薩的方向。

    這支筑路大軍僅用7個月零4天時間,在“生命禁區”打通了格爾木至拉薩的公路運輸線,讓青藏公路穿越了25座高原雪山,在當時創造了用最快速度、最低成本修建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的奇跡。青藏公路修通那天,待喜悅散去,人們才發現;當初進藏的修路人剩下的已不足2/3。因為條件有限,所有倒下的修路人都就近埋在了青藏公路邊。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頑強拼搏、甘當路石,軍民一家、民族團結的川藏、青藏的“兩路”精神,是一代又一代進藏干部官兵為西藏發展貢獻青春貢獻生命的寫照。

    在林芝市察隅縣的一處烈士陵園,圖登克珠看到不少墓碑的主人,是犧牲在當地的年輕士兵。他們是為和平解放西藏、守邊護國從全國各地到西藏服役的士兵,為守護祖國西南邊疆獻出了年輕的生命,忠骨永遠留在了青藏高原上。

    西藏這么多象征民族團結的資源沒有挖掘出來作為紅色文化教育的基地,令圖登克珠深感惋惜:

    “我們這么多的烈士埋在西藏,要讓他們的后代和西藏的后代到現場去,感受這樣的愛國情懷。這些紅色文化資源,本身就能把人心凝聚成一股力量,更有利于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2021年春節,西藏大學的不少區外師生選擇就地過年,當地師生紛紛邀請他們到自家過年,帶他們感受在西藏過年的習俗。這讓圖登克珠更加感受到了民族團結教育的重要性。

    從教30多年,他要求自己的學生在學習和生活中不要刻意表明自己的民族。做課題研究、到少數民族地區調研時,有漢族同學參與的,他要求少數民族同學為漢族同學上藏文課、教口語、做翻譯,讓大家在團隊融合中深化民族團結教育。

    圖登克珠自己的好友同事許多都是漢族,當大家在一個團隊中不會想到區分誰是漢族、誰是藏族時,最親密無間。這種理念,是圖登克珠從父輩那里得來的……

    三個小時里,圖登克珠一直在講述西藏的人和事,他的語氣時而熱烈、時而溫情,不見疲態,言辭中滿是深情和熱愛。

    窗外,白雪覆頂的雪山靜靜地矗立在滔滔講述的圖登克珠身后,看過去,他就像一個被雪山母親擁抱著的孩子。

    (記者 韓雪)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婷婷开心色四房播播
    1. <acronym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acronym>

      <p id="jfz1g"><label id="jfz1g"></label></p>
    2. <p id="jfz1g"><del id="jfz1g"></del></p>

      <table id="jfz1g"><strike id="jfz1g"></strike></table>
      <table id="jfz1g"><noscript id="jfz1g"></noscript></table>